心之焱24-26

第二十四章   我只保护人类

 

风纪也已经形成制度,当然,为了安全,锥生零给予了风纪们赤之力量。

正是因为这种力量,当时的协会才会对锥生零下手。

“沙城,征人,安倍那边的计划执行得如何?”

“预计3个月后全部完成,到时我们就不用担心学院的学生的生命受到威胁了。”这件事主要是若叶沙城在关注进度。

皆杀城征人接话,“这种计划也就只有衡矢玄叶那种国之重宝级别的强者才敢做吧,唉~~我们还是太年轻也太弱了啦~~~”那位大人真是太强悍了。

“这是我为理事长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从此之后锥生零再不欠黑主灰阎任何恩情。

“保证所有师生的安全。”

不让黑主灰阎被国家和世族秋后算账。

若叶沙城和皆杀城征人也觉得黑主灰阎的那种拿着几百学生的命去赌他的理想的做法很奇葩。

“既然黑主学院注定作为战场之一也没法啊……”

 

每天下午的交换课室的时间是唯一可以看见黑主学院两大美型集团的机会,造成的是全校的大围观。

“?……支葵千里呢?”

“锥生君,今天支葵家里有事,千里回去了。”

一条向来比玖兰枢更温柔。

“是吗。”锥生零淡淡回应,他并没有让优姬加入风纪,“那么将申请补交给风纪,一条前辈。”

“没问题哦。”

锥生零想了一下,“玖兰学长,请你好好保护优姬。”

玖兰枢听见锥生零的小声提醒,颇有绅士风度的道谢,“锥生君也要注意休息呢。”

“我手里的人力资源很充足,再说我只是担个名目罢了,实际主持审理局的人可不是我。”

之所以审理局归在锥生零的名下,完全是因为他的养母是地位极高的皇家公主兼保护日本本岛的结界三柱之一。

锥生零知道,玖兰树理的封印完全没有瞒过衡矢玄叶,而那位排名第一的阴阳师无理由的厌恶所有的非人类,所以他指明他不会为优姬的生命负责,也别指望他会浪费一点力量在保护吸血鬼身上。

完完全全的人类主义者。

巴不得所有的异族死得干干净净。

幸好自己还是人类,否则……

锥生零想到了衡矢玄叶对人类和非人类的极端差别待遇都忍不住冒冷汗。

“请注意狂王。”

“……锥生君了解很多事情呢。”

锥生零看向玖兰枢——这个壳子里那不知名的始祖,“三千年前你们趁火打劫分走西岛,皇家一直铭刻在心。”

所以纯血种一定要近亲结婚才行——在2800年前的一位皇帝这样说道。

兄妹姐弟——纯血种因血脉而兴,也会因血脉而亡。

锥生零很乐意看到优姬和玖兰枢的结合,反正他是没时间当玖兰枢的情敌的。

男女在危机下更容易产生爱情,锥生零真心觉得自己是个大好人,现在的优姬除了玖兰枢这个妹控谁敢要啊。

知道剧情,锥生零到是很容易的猜出了上面的计划,玖兰李土闹一场内乱,接着白鹭更再来一次,吸血鬼不元气大伤才有鬼。

吸血鬼实力下降后还有什么资本和国家抗衡。

锥生零思索着,怎么着纯血种也得死一半吧……

 

白鹭更(芯子是绿之王)很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支葵,哦不,应该是支葵千里他爹,“你有什么事情么?玖兰家的狂王”

“你不是在找始祖的身体吗?”

俯身于支葵千里的玖兰李土毫不犹豫的把自家祖宗的尸体给卖了。

“只有玖兰家保存有始祖完整的肉身。”

白鹭更笑了,“那我们来好好谈一下吧——怎么交易?”

 

PS:锥生零真的对黑主灰阎仁至义尽了。

 

第二十五章   义务

 

“零,枢哥哥把你当朋友呢~~”

优姬一句话差点呛死锥生零。

“什么——!!!”

“哎呀,零没有自觉呢,不过也是,零你的眼睛总是看向远方,根本就不注意周围呢。”

锥生零无语片刻,真是抱歉了呢,他对玖兰枢真心没有任何的好感——不对,锥生零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貌似玖兰枢对优姬的那些暧昧的举止好像——他的确没有看到。

那怎么行,玖兰家的这一对兄妹必须结婚才行啊,难道是因为没有自己这个情敌的阻碍的原因么——锥生零很认真的思考。

少女看着自己EQ低下的竹马,语重心长,“零,你觉得小赖怎样?”

锥生零对若叶沙赖的印象就是:绿之氏族、沙城的堂妹和优姬的闺蜜,“是个很好的女孩啊。”

“那么你喜欢小赖吗?”优姬直球攻击。

“……”原来打这主意,“我的婚姻是不能自主的。”

“为什么呢?”优姬很震撼。

“优姬你也知道,我的监护权在12岁的时候就从理事长转移到了我现在的养母身上。”

“恩,我知道啊,对方是公主哎,当时理事长和我说过。”

“皇族没有姓氏,所以我才能保留锥生的姓,但是与此相对的,我得遵守贵族的联姻法则。”

“我的婚姻不仅是感情,更是基于利益的结合。”

锥生零早就想清楚了这件事,也准备接受。

“可是……”优姬还是觉得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果然还是少女的心情啊,锥生零感慨,他是17岁重回10岁再来一次的人,现在的心理年龄已经是23岁了,不管怎样,他在10岁之前接受的总归是猎人的教育,协会让人心寒没错,但是锥生零得为剩下的猎人们做考虑,虽然没有特殊的能力,但是猎人的身体素质却是很合适的军人和警察的人选,光靠尹慎贵和和东宫家的联姻是不够的,加上自己这个皇家养子才能让国家尽快接受猎人,毕竟西岛脱离国家已经三千多年……

这种事情没法和优姬说,也没法和黑主灰阎这个理想主义者说,只能锥生零自己扛。

“我享受着贵族的特权,拥有军衔和爵位,就应该承担起义务,包括利益的婚姻。”

关于责任,青之王确实的教好了锥生零。

优姬仅仅是思考,“唔……那好吧……”

不过小赖的爸爸是议员,就算是联姻什么的也行啊。

一门心思的撮合锥生零和若叶沙赖的优姬是完全不会想到自己给枢哥哥惹来了多大的祸。

 

晚上在宿舍(4人的小公寓型)里,征人问道,“哦呀,优姬认为你和沙城的堂妹是一对——么~~~也不错啊,毕竟若叶家是大家族,不止是西岛,在京都也是很有势力的。”

“话不能怎么说,我的婚姻对象是皇家说了算,毕竟军队里有很多人是我赐予了力量的,所以……”

皆杀城满不在乎的,“零你的心理素质还不错了,我就见过太多想自由恋爱的世家子弟,一个两个的闹了很多的笑话呢。”

【皆杀城】只为皇帝做事,不喜与其他势力联姻,皆杀城征人与谁结婚、结不结婚都由他自己决定。

“婚姻啊……”若叶沙城也有些头痛,“不知道家里会怎么安排我……”

已经16岁了,对于上流社会的子女是考虑结婚对象的时候。

锥生零很奇怪的看着沙城,“你们家不是除了继承人的婚姻无法自主外其他人都是自由恋爱的吗?”

“……啊,对啊,我怎么忘了我们家的传统?”

奇怪,连锥生君都知道,我怎么会忘记呢——若叶沙城觉得一定是最近太忙了的缘故。

 

绿之王对自己身边的男子说道,“多亏了你的势力,要不然我还无法对那个疯子硬气呢。”

“没关系呢~~绿之王殿下~~能够帮到自家的小零我也是很高兴的呢~~~”

“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还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嘛~~~”

与轻松写意的语气不相符的是男子稳重成熟的绅士外表。

 

第二十六章   回目

 

中午,黑主学院的学生们刚刚吃完午饭。

“唉~~~你们看,今天锥生君和皆杀城君在湖边睡午觉呢~~”

在楼顶戏耍的一个眼尖的女生提醒自己的好友们。

“是呢,我可是皆杀城君的死忠~~~果然很配呢~~”

少女——你轻车熟路的拿出望远镜是要闹那番啊。

“玉子,你是我们中成绩最好的,要加油哦,下学期进入A班!”然后传消息出来。

被自己的闺蜜们逼得午休都得学习的玉子无奈,“就算是进入A班也不一定能够搭上话啊——”而且锥生君性子极为冷漠,皆杀城君看上去对人自来熟,但是这种人却是极难深交。

几乎所有的女生都不介意,“我们只是想知道更多那几位的事情么,毕竟京都太神秘了呀。”

 

锥生零虽然觉得自己老是被人围观很是不爽,不过女生们并没有像对夜间部那样的骚扰——想想也是,夜间部那帮人一天只能见到一次,自然更为受追捧。

“锥生君,理事会已经派出专门的教师来接管学院的日常管理了——果然,对黑主灰阎不满的人太多。”

人类、吸血鬼两边不讨好的人,真是可悲。

“沙城,不用管这件事,理事长只要起个存在作用就行了,还有征人,你们后天跟我一起去见绿之王。”

审理局已经完美的接管了地下势力、非人类和普通人的交界事务,那么……

“上面的命令,接下来我们要配合绿之王搞乱吸血鬼的内部。”

如何让猎人们获得更好的生存空间,就在此一举了……

锥生零已经把黑主灰阎这个理想主义者完全的排除在外了,他要注意的事情很多,他走的也是和黑主灰阎完全不同的道路。

若叶沙城小声的说道,“最近夜间部很多人回家有事。”

锥生零望着飘落于湖面的落叶,“……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秋天……”

“绯樱闲也快出现了吧……征人——你的叔公呢?”

“在审理局那里玩的很愉快呢。”

“叫他回来,盯着夜间部的转学生!”

 

皆杀城月海,现在的早园梨璐对锥生零的回复——一个月后我再来。

他才刚饮血,用强者的生命造就杀人的利剑,怎么会这么早的回到和平的学院里啊。

 

秉承着未言的目的,锥生零默许了早园梨璐回老家挑衅的行为。

每天照常的保护着学生的安全,监视着吸血鬼——

“蓝堂学长,请把那位女生放下。”

吸血鬼是美丽的生物,总有晕了头不怕死的女飞蛾扑火。

对于吸血鬼而言,血液淀剂远远没有新鲜的人血来得甜美,玖兰枢一方的贵族们完全是因为对君主的爱慕而克制住了自己对于美味的享受。

蓝堂英不耐烦的看向锥生零,“都是这些女生违反规定在半夜接近我们,你们风纪应该阻止她们!”

话虽这样说,蓝堂英却是因为女生的伤口而眼露红光,引来女生们的尖叫。

“哼——真是只会给人添麻烦啊。”锥生零更加不爽,“沙城,善后的事交给你了,我——”强硬的将蓝堂英拷上手铐,扛在肩上,“去和夜之寮的那帮家伙交涉,哼玖兰枢这个宿舍长应该严格对待不守规矩的人。”

“嗨嗨~~没问题,锥生君放心去吧。”若叶沙城已经催眠了违规的女生。

 

锥生零我行我素的把这个胆敢在上课时出来的家伙在满教室的惊讶目光下扔到课桌上——

“啊,火月,原来是你的课啊。”

担任夜间部生物老师的火月绫子妖娆的捂嘴直笑,“哎呀~~零,你依旧这么强势呢~~~呵呵~~我们可爱的蓝堂英小朋友又怎么了~~~”

被架院晓解开手铐的蓝堂英炸毛,“你这个人类女人在说什么?!!!”

玖兰枢微笑,“英,请在天亮之前上交5000字的检讨。”

蓝堂英立马焉了。

火月看向这个纯血种,“呵呵~~玖兰同学,你和零有事就出去说吧,其他人照常上课!”

 

“锥生君是有什么事要说吗?”

“……玖兰李土已经解开封印,你要注意优姬的安全。”

玖兰枢思索了半响,突然露出那惯常用来迷惑人心的笑容,“——是那位现在的【白鹭更】的消息吧。”

锥生零略显诧异的看着玖兰枢,虽然绿之王不屑于伪装白鹭更这种只能将空虚的心沉溺于权利和野心的女人,但是白鹭更这些年可都没有公开露面——换句话说,玖兰枢有安插人在白鹭更那边嘛……

“玖兰学长,这不是很好吗,又少了一个和你争斗的纯血种?”

玖兰枢很平静,“有她没她对我没有什么区别,锥生君倒是和她的关系很好呢。”

——看不起么。

“间接的救命之恩罢了,倒是你——大大方方的批准绯樱闲的远亲进入夜间部有什么目的?”

知道所谓的剧情,锥生零到没有埋怨玖兰枢那冷酷的利用,毕竟弱者只能为鱼肉,【锥生零】最恨的永远是玖兰枢设计了自己吞噬了一缕。

“我以为锥生君很希望看见自己的亲人,难道我猜错了吗?”

——该死的早就应该化为尘埃的始祖!

锥生零心中怒火丛生,那抛下自己父母尸体笑着和仇人离开的不孝弟弟本就是锥生零心中的伤口,“我的事情不用玖兰学长操心,留着精力应付元老院的那帮老家伙吧——虽然可能他们的岁数还没有你大!”

玖兰枢很欣慰的说:“锥生君果然知道啊,优姬的事,和我不是优姬真正的哥哥的事。”

——你以为我乐意看到自己只是一部漫画里的角色吗!!!

锥生零想到了那怀疑自己存在意义的中二年代(之后就在出云的不良带动下去了夜店——然后稀里糊涂——就不是DT了我擦才14岁啊!)。

“玖兰学长,我知道或者不知道有什么差别?”

锥生零淡淡的用玖兰枢的话堵回去,这个玖兰枢绝对不是自己希望的那个为优姬牺牲一切最后抽的厉害的玖兰枢……

永远是那副高深莫测的说话方式(简称说一半),“啊……没什么区别,不过……我倒是很怀念那个敢甩我刀叉的锥生君呢……”追忆的语气让锥生零毛骨悚然,“毕竟敢对我那么无礼的人锥生君是第一个呢……”

……此时锥生零满心是血。

——我错了,我应该让水色理人这个老狐狸来负责和玖兰枢接触的,尼玛玖兰枢就是个和青之王一样的披着优雅绅士皮的衣冠禽兽嘛。

锥生零木着脸,“大概——玖兰学长是欠虐吧,吸血鬼们都对你太好了,现在事情完了,那么再见。”

“那么祝你有个好梦。”

“玖兰学长请回去上课吧。”

敷衍完这句,锥生零毫不犹豫的离开,和玖兰枢背向而行,没有回头的锥生零不知道玖兰枢回目至看不见他。

 

——“哔哔哔~~~”

水色理人拿起手机,“哦呀,有趣了。”

——【玖兰枢已恢复始祖记忆,叫那帮整天琢磨人性阴晦的专家拿出个方案。】

他若有所思,“……皇家档案里……杀尽其他始祖从而奠定玖兰家王位的玖兰始祖嘛……”

评论(1)
热度(14)

© 情迷冰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