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焱19

第十九章   一日完毕

 

【更正一下,玖兰枢外表年龄17岁(灵魂不算,肉身的年龄肯定不止20岁),是高等部2年级,夜间部新立是3个年级一起建立】

夏日西落,拥挤的人群渐渐散开,锥生零十分礼貌强硬的‘送走’最后的客人——真是一群吵死人的鸭子!

虽然大家很累,但是都互相拥抱欢呼起来——光是第一天的营业额就是其他班的好几倍,只有锥生君他们几个不跑人,第一绝对是我们的~~~~!

优姬已经计划着明天也要继续监督锥生零,大受女生们疼爱的双子疲劳的坐在椅子看着对方发呆。

虽然锥生零和皆杀城征人才是最受欢迎的,但是由于超出水准太多反而让人只敢远观,所以现在两人还能够悠闲的靠在窗边聊天。

“……现在特殊审理局已经开始运行了,大部分的猎人都投靠了我们这边,我和川防阡垣上次将协会高层打到残废——接下来要小心他们的反扑了,毕竟是已经存在了千年的老牌势力。”

“啊……”锥生零叹了口气,始终,他十岁之前接受的是猎人的教育,心中难得的惆怅,他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烟盒,熟练的点上。

“他们一定会勾结元老会的,毕竟一直以来都是那样的,不是吗——哼!叫我们在吸血鬼那边的人盯紧一点。”

将烟盒朝向皆杀城示意,皆杀城不客气的叼上一支,顺便借用锥生零的烟点燃——“明白了,回头我会和沙城说的,从绿之氏族那边开始……”

两人烟头交接的场景恰好落入出去为玖兰枢领路的优姬眼中。

优姬心情之荡漾——烟吻耶~~~我擦!!现场版好美好!!!——以至于忘了跟在后面的玖兰枢一行人。

单纯的人总是会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

【朔月,你要多多学习外面的世界的常识。】

朔月洺是个很听长官话的军人,听到了(赤之氏族,石板的力量使人五感敏锐)优姬的喃喃自语(当然吸血鬼也肯定听到了)于是蹭蹭的跑到锥生零旁边。

锥生零感到衣角被人拉动,“怎么了,洺?”

对于这个和安娜很像的女孩,锥生零不自觉的溺爱过度,即使对方是自小就被特别培养的暴力机器。

“……零,什么是烟吻?”

“噗——”皆杀城捂着嘴直乐呵。

锥生零的脸黑了,“优姬,你再灌输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洺,我就——把你看的那些东西交给玖兰学长!”

目光与玖兰枢对上。

优姬‘刺溜’一下就避开到一边了——真可怕,总觉得要被刺穿了啊,果然,这两个人没法好好相处啊~~

锥生零随手拿过一个还没有被收拾的杯子当烟灰缸,他一手弹掉烟灰,一手半插进裤子口袋里,全身肉眼可见的肌肉放松,却毫无破绽……

玖兰枢礼貌的笑容让人无法看见他的想法,“锥生君现在的脾气好很多了啊。”

玖兰枢记得很清楚,眼前这个被纯血种杀死父母,被纯血种吸食过鲜血的孩子,他原本是想利用为破局之子的,不过后来……

“玖兰学长是很怀恋我扔的叉子和餐刀吗?”锥生零很诧异。

玖兰枢身后的蓝堂英做枢大人头号脑残粉立马炸毛,“你这个低贱的人类,居然敢——啊!”

“蓝堂伯爵的继承人,零君是我追随的主君。”皆杀城征人的绝色就算是纯血种也不能媲美(前提是自己别破坏气质),他拿起一朵用于装饰的插花,刚刚他用一片凝集着杀意的叶片在蓝堂英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下次若敢不敬就对准的是眉心哦~~”

皆杀城刻意压低的嗓音无比性感,散发着甜美杀意的他才是活色生香的诱惑。

“征人,不要对蓝堂学长这么凶,毕竟……”锥生零看了看蓝堂英,又看了看皆杀城,终于找到了接下来的话,“他比你矮。”

噗~~~~

优姬才不会前去阻止呢,反正又不会真正打起来,她现在正在拼命的用手机和其他女生交流——没法,那些人都听得清你的悄悄话。

【我突然发现痞子攻X炸毛受才是我的真爱~~捂脸】

【你真爱真多(扯嘴)还有玖兰学长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就这样报答他?】

【优姬你中毒太深了,我看玖兰学长和锥生君根本就是敌对的……】难得不腐的——话说绿之王您来到这边就是促进了娱乐(腐)业的发展吗

【不,小赖,我觉得优姬说得对,你看啊,不得有句话吗——最了解你的人永远都是你的敌人,给你前进动力的永远是你的对手,还有句话——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不是充分证明了你的枢哥哥和优姬家的零~~~是绝配吗!!】

【我插一句啊,国文课代表,你这样用国文,水色老师会生气的哦~~】

【那算了,优姬你接着说~~我只是听着也行~~】为了一棵树忍痛放弃森林的女生。

【你们都中毒太深了,锥生君不会喜欢上玖兰学长的……】同属于绿之王的势力,若叶沙赖是真心想帮锥生零减少这种来源于女生的YY,她正想接着打出‘锥生君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人了’时,优姬——

【我明白了,小赖,我居然没有考虑你的心情……】优姬瞬间悟(误)了,【我会给枢哥哥另外找一个的——我家的零就拜托你了~~小赖!要幸福哦!!】

优姬觉得自己完全抓住了重点——亲虽然你现在不迟钝了但是依旧缺根筋呐。

从小到大每个人对若叶沙赖的评价都是十分安静娴雅的大家闺秀,但是现在她真的很想捏碎手机——她可没想自己流言缠身啊!!!

“朔月酱,我带你去吃蛋糕吧?”她不管锥生君了!

朔月乖乖点头——还好优姬他们的YY是避着朔月的,否则不会读气氛的小女孩绝对直接去问锥生零和玖兰枢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你们是一对啊!!

优姬看着小赖和朔月的和谐背景(完全没有看到沙赖心中的沉重),【如果零再加进去可不就是一家三口了么?】

都是面瘫么。

周围的女生瞬间认同了优姬的说法——想想看,锥生君还是挺配我们的小赖的嘛~~~

优姬——从出生起就在坑哥。

这边,蓝堂英被锥生零的话气的说不出话来,“你——!!!”

锥生零无奈,单纯的孩子欺负起来很有罪恶感啊,“玖兰学长,不是来看优姬的吗,喏那边,我和征人先去休息了。”

粉红色的泡泡太呕人了,锥生零毫不犹豫祸水东引。

玖兰枢眼神晦暗不明,最后还是优姬更重要——从来在女性中都是游刃有余的玖兰枢怎么也想不通这几年女性的思想怎么这么的诡异的原因。

“锥生君要好好的休息,学院祭还有两天呢。”玖兰枢挂起优雅贵气的绅士笑容,“明天也要保持精力充沛啊。”

关怀备至的语气虚伪得只让锥生零“哼”了一声。

皆杀城走在锥生零身后,故意跟蓝堂英告别,“小少爷~~也欢迎你明天再来罗~~”

他心情愉快的想着明天也要和优姬她们交流一下八卦~~~

皆杀城那暧昧的眼神让蓝堂英气红了脸。

虽然没有说话,爱慕着玖兰枢的早园琉佳还是对锥生零产生了强烈的不满,看着这样的早园琉佳,架院晓在心中叹了口气。

【怎么办~~!还是征人和蓝堂学者这一对更吸引我啊~~】优姬感觉更有激情,【毕竟如同枢哥哥和零这样心思难猜的类型对我而言级别太高了~~】

看着这句话的女生们——优姬,你家的枢哥哥好歹是来看你的,别满心扑在皆杀城君和蓝堂学者身上啊】

 

“怎么要走了?”

刚到学院祭活动委员会汇报今日成果的若叶沙城好奇问道。

“那帮吸血鬼来了,把空气都污染了。”

“哈哈~~”若叶沙城看着锥生零只能干笑,他看向那群夜间部的人,“不过他们是和平派,算是可以联合的力量,别把关系搞太僵了哦。”

锥生零淡淡开口,“所以没打起来。”

若叶沙城看到了那群人最显眼的玖兰枢——那是我的……明明是我的啊……还回来……

什么?!!

皆杀城抓住若叶沙城的手腕,“走了,你发什么呆,难道你要留下来打扫卫生吗?”

“啊哦……”刚刚是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15)

© 情迷冰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