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焱 16-17

第十六章   早就认识的两人

 

警察头子很胃疼,哪怕他不是那种肥头大耳、肚子里像揣了一颗西瓜的一看就是吸食民脂民膏的害虫……

他抖……

“老师申请配枪——”

他继续抖~~~~

“学生申请配刀——”

枪也就算了,放衣服里还能够遮住,刀拿来你是要做啥啊!

他表情略微狰狞,“这些权二代作甚啊!”

不批准是不行的。

藤堂风很友好的催问,“请问我们的武器申请有问题吗?”

“……你们自己给自己批准不就行了……”

审理局本来就有这样的权利。

“我们不对一般民众公开。”

也就是说,你们送来的我就必须批准吗。

他好哀怨,他要调离这个鬼地方。

他沉痛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希望别惹麻烦啊(你太天真了)

藤堂风潇洒的离去,“放心,审理局背后的势力足以应付一切麻烦。”

 

他恨权二代。

才几岁啊,都和他平级了!!!

 

玖兰枢来见黑主灰阎。

“夜刈十牙是死在协会派去暗杀锥生君的人的手中。”

这个消息震得黑主灰阎半天才反应过来。

“怎么会——!”

“果然——”玖兰枢永远高贵优雅,自信从容,“锥生君没有将事实告诉你,因为他想向协会报仇啊……”

就如同锥生零认定的一样,黑主灰阎没有与其力量相匹配的心境,其立场极容易因外界而动摇,就像现在玖兰枢仅仅用语言就轻易的干扰了他的思维。

这样薄弱的意志,黑主灰阎真要感谢体内吸血鬼因子赋予他的强大力量,否则早就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不过锥生零也没有指望过黑主灰阎,他透露给黑主灰阎的都是希望传达给玖兰枢的。

黑主灰阎的脑里一片混乱

——害死我父母的、杀害我师父的——一个都不会放过!!!!

可是零,仇恨只会诞生仇恨,我们只有放下仇恨才能更好的活着啊。

黑主灰阎觉得自己有必要阻止锥生零。

如果锥生零在这里的话会给黑主灰阎一句话——“圣母是种传染病,理事长你还是赶紧的治病吧。”

【天天泰山压顶:某些人就是脑子抽的,不要沉溺于仇恨跟不要报仇明明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好不?

赤色最高:……你又怎么了

天天泰山压顶:刚刚踩了雷,一不小心看了圣母文,太呕心了,简直毁人三观╭(╯^╰)╮回老家一趟就伤眼——切~~~~

(半响沉默)

赤色最高:圣母……怎么纠正?

天天泰山压顶:你遇见了???呀你太倒霉了,这病得从小治,大了——还是赶紧绝交吧,自以为是的善良最讨厌了(╯▽╰),先让她事前思考别人需不需要吧~~~~哈哈~~可以请教你鬼畜抖S的老师哦~~~~~\(≧▽≦)/~】

 

锥生零的三观就是不良酒保、口无遮拦网友、眼镜BOSS扭曲的。

 

“夜神参谋长阁下,我们的行动就目前为止很顺利。”

“理人。”

“阁下?”

“我明白你作为皇后之弟,迫切希望收回西岛增强国力的心情,但是不可操之过急,毕竟如吸血鬼这种长生种族,最不缺的就是沉睡中的老不死的怪物。”

“抱歉,阁下,我心急了。”

“没关系,接下来用你的眼睛去认真的看,吸血鬼近年来的弱势是不是真的,按着计划以吸血鬼王族玖兰家的内乱为机,将混乱扩大至整个吸血鬼一族。”

参谋长一锤定音,“国家上层很难得有这样齐心协力的场景呢。”

水色理人明显对这位文雅书生的参谋长十分忌惮,“是!”

 

“老大~~~~”火月凌子毫不客气抢在齐藤浩川和律证明的前面,“我还以为吸血鬼尽是帅哥美女呢,结果相貌还比不上皆杀城和水色那两个妖孽!”

作为一个女人,还比不上那两个男人美,真是令人不甘嫉妒恨啊。

川坊阡垣很头疼,“说正事。”绅士的结果就是他手下的女性特别嚣张。

正事就轮到了年纪最大的齐藤浩川(律征明说话很毒很直),“现在审理局的人员和行政级别已经基本到位,另外,隶属于四国院殿下的吸血鬼也愿意成为【素食者】派出年轻一代加入审理局,但是坏处就是吸血鬼那边一定会提高警觉,总体来说,计划顺利,【王】的力量确实很有用,阴阳师、异能者都不能成军,【王】的氏族可是批量产生。”

“呵呵~~~~那你们就好好配合零和军方那边的人吧~~~~毕竟我和月那家伙可是打出来的交情呢。”川防阡垣满是怀念,“毕竟当年我可是杀了好几个贵族子弟啊——没有那家伙给我捂盖子——我就不只是流放西岛,命早都没了吧。”

火月绫子——这让人心碎的满地JQ……

 

PS:这些人不是锥生零的手下而是盟友,所以类似于“大人”这样的臣属关系是没有的,就如锥生零而言,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啊,还搞什么君臣

 

第十七章   水色理人,老师!

 

锥生零所在班的那个倒霉班导不停的擦着冷汗——太好了,明天他就不用负责这个班了!!!

“在大家准备学院祭的时候还召开这个班会是有两件事要宣布,一是有几位因事耽搁入学的学生今天来报道了——”

全班热烈的掌声(因为已经看到了朔月和安倍三人的脸)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班导的话。

班导很伤心,学生太现实了(对脸)。

朔月洺虽然面瘫,但是长相柔美乖巧,很好的慰藉了那被锥生零伤到的自信心(那身高、那不显青涩的冷酷帅气)、被皆杀城击碎的感情观(居然对男人心动),而安倍家的双生子那精致清秀的脸庞和还没有拔高的身材极大的激发了全班女性的母性光辉——作死的考好了入学试果然有好处,其他班哪有这么多不逊色于夜间部的俊男美女啊!!!

已经被忽略的很习惯的班导扯着嗓门,“第二件事就是——你们要有新的班导了,他可是理事长特意从京都大学聘请的——”

淡棕色的碎发、盈满水光的黄玉之瞳、纤细、脆弱、透明的气质,美若月光、不食人间烟火的青年男子走进教室……

引来的已不只是掌声,而是惊动整座教学楼的尖叫。

又被打断话、一口气闷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的可怜班导(前)悲哀的走出教室,完全不想再管那些欢喜疯了的学生。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残酷了(对脸)555555~~~

“……”这是终于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的锥生零。

“……”这是有人分担压力、默默摘除绷带和眼罩的皆杀城征人。

“锥生君,你是请他来算计吸血鬼中的老怪物的吧?”

若叶沙城从头到尾麻木的鼓掌,自己竹马一家是杀人刀的话,那么水色一家就是不见血的软刀子,阴谋诡计无出其右。

……看来吸血鬼占据的利益和资源有太多的人窥视啊——不知怎地,若叶沙城对吸血鬼有了一丝的同情——叫你们活那么久囤积那么多财富,这下好了很多人都想宰掉你们啊。

完美的交际手段是每个擅长软刀子的BOSS或者未来BOSS的必备技能。

锥生零——恩,总不能叫那群吸血鬼凭着那张脸把人心都笼络了去吧(不自觉的为自己的疏忽找借口)。

 

教室中的女生突然一阵喧哗,推出了优姬作为代表,向着水色走去。

锥生零一阵的骄傲——优姬在女生中的人缘也不差啊,那像原来的优姬,被玖兰枢的特殊对待害得只有一个同性好友……

这已经是父亲的心情了吧~~~锥生君。

 

“别紧张哦。”水色理人轻笑着开口,安慰紧张到说不出话的优姬。

亲和力满点、人畜无害的笑容明显的抚平了优姬的心情,“水色老师——我们大家想请您参加——明天的冷饮店!!!!”

所有学生屏住呼吸的等着老师的回答。

水色依旧笑得煦如春风,“身为你们的班导,支持学生的活动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耶——!!!”

楼又再震了一次。

锥生零看他们后脑勺都看出了满满的仰慕之情。

仅仅是一句话,全班学生的人心就掌握在了水色理人的手中。

这种操控人心的本事——自己是远远比不上的吧。

“今天的几位新生还有这几天一直请假的锥生君和皆杀城君也要参加,不准缺席哦。”

所有人都泪流满面——无他,他们都不敢去请求这两位大爷啊~~~

被拿来立了威信的二人还真的没法说不。

优姬的眼神已经由仰慕变为了崇拜,脑残粉指日可待。

“大家今天要加把油哟,把他们的服装赶制出来哦。”

众人大声说是,再次震楼。

 

“水色老师(重音),我们干嘛要参加那种学生游戏?”

大学都已经读完(在K的世界是跳级),所有的社交活动也被逼着差不多参加过的锥生零确实没有那种少年的热血冲动了,心理年龄都23了。

“明天夜间部会自发的来参加学院祭,而且黑主理事长会在结束时宣布成立风纪委员,确保学生的安全。”

“……你做了什么?”

“我让学校出资方炮轰了黑主理事长私自接受吸血鬼学生的行为,然后——他愧疚了,答应我们制衡夜间部。”

水色理人语气里满是‘这人太单纯,算计他很没成就感’的意思。

锥生零捂脸,理事长,是个人(类)都知道你不可靠啊。

评论
热度(7)

© 情迷冰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