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焱12-14

第十二章   说服黑主灰阎

 

第二天不知有多少少男少女后悔没有等候夜间部的进场。

这跟锥生零无关。

他要一个全新的协会,或许一开始单纯只是为了报仇,但是在了解历史后,锥生零却是真心想为西岛的人类做点什么。

人类应该自然的死亡,然后尘归尘,土归土,而吸血鬼不是自然的产物,死后自然也不会接受吸血鬼的灵魂让其轮回。

“零,我非常的感谢你,我没有想到那些激进派如此的疯狂,居然潜进学院意图制造血色恐怖。”

黑主灰阎的神色黯淡,他被排挤出猎人协会不会想到现在的协会高层有多么的污秽。

妄想永生、贪求力量、自愿变为非人……

所以锥生零才积极的颠覆协会,因为他是人。

锥生家在猎人中享有崇高的声誉,所以原本的轨迹里,协会才会如此的羞辱自己的骄傲……

这是丑陋至极。

“黑主灰阎,”锥生零没有叫理事长,“你真以为协会高层不知道你和玖兰家的交情吗?”

“……什么?”

“你真以为优姬的身份没有泄露吗?”

锥生零十分平静的反问黑主灰阎。

当看了原著后,仔细思考,才发现,为何知道支葵千里生父的家人会不阻拦千里跟随玖兰枢,血族中,子女是无法反抗父亲的,唯一的方法便是变强,但是支葵千里只是贵族,根本无法凭自己的力量摆脱玖兰李土的操纵,玖兰枢的考虑不说,玖兰李土应该是对像及玖兰树理的优姬虎视眈眈……

协会已经如此的排除异己了,并且虚伪的借用吸血鬼的手。

在锥生零的提示下,黑主灰阎终于明白自己以为藏得好好的秘密一点都没有瞒住该瞒住的人。

“零,没有想到你已经完全是个大人了呢……”

黑主灰阎很感慨,他完全没有想到危机早就到来。

“理事长,你……还是没有明白。”锥生零知道,黑主灰阎是猎人片面教育的受害者,协会希望猎人只知道如何猎杀吸血鬼,只能以猎杀吸血鬼为生……

“为什么接受东边精英教育的我会在这个时候回西岛?”

答案很残酷。

黑主灰阎是个聪明的人,虽然他的理想常常拉低他的智商。

他徒然的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猎人协会的作用已经结束。”锥生零不需要看人脸色,也不需要考虑他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个国家已经不需要猎人协会这个存在了。”

锥生零对黑主灰阎有些怜悯,毕竟在那两年他的确是收到了黑主灰阎的庇护。

接着,他拿出命令书和身份证明。

“皇家(已经被绿之王收为氏族)禁军直属部队秘密行动组长官锥生零奉令带领联合调查团全权组建西岛特殊审理局,西岛所有非人者、异能者等异于一般人的存在必须接受其管理,包括拥有特殊力量的武器也必须登记在册,任何阻挠行动视同叛【】国。”

“当然鉴于猎人协会的历史作用,原隶属于协会的猎人通过调查团审核可以转入特殊审理局,享有政府职员的待遇和福利。”

锥生零以平淡的声音仅对着黑主灰阎一人念出了国家废除猎人协会的命令——啊师父您看,我为您报仇了呢……

从12岁时的那场事件开始,锥生零就恨协会高层犹如恨纯血种一般……

“理事长,我可以向你保证优姬的安全,会阻止别有目的的人把优姬变回吸血鬼——”

锥生零认真的对黑主灰阎说道(进行拉拢)。

“那么理事长,你愿意加入特殊审查局吗?”

 

第十三章    夜刈十牙的死

 

锥生零永远都不会忘记师傅撒在自己脸上的血有多热。

心底却是冰寒刺骨。

高估了协会高层容人的雅量,锥生零被猎人和吸血鬼联合绞杀。

呵呵,锥生零在心里冷笑,对纯血种都没有这种阵势呢,对可以取代猎人武器的赤之力量就如此忌惮么……

如果不是师傅奇怪于协会大规模的狩猎活动尾随在后的话,自己是否就陨落于此呢?

最后一个真心对自己的师傅死在自己面前,充斥于内心的愤怒、憎恨,使锥生零使用火焰的能力突破了身体年龄的限制。

——赤色之焱是破坏和爆裂的力量,情绪波动越是剧烈,力量越是强大。

锥生零撑到了东宫静琰的到来。

是的,不是锥生零从吸血鬼手中救了东宫静琰,而是东宫静琰救了锥生零。

唯一的幸存者就是锥生零,东宫静琰毫不犹豫的称赞了协会一番,并提供了不少的赞助。

锥生零知道,不甘,但是一声不吭,最深刻的感情应该牢牢埋藏在心底,同样的,意图也不应该被人看穿,协会,呵,自己父母的死有你们的搀和,对付自己这个威胁到猎人武器唯一性的遗孤,师傅更是直接死在同僚手下……

自成为周防尊之养子后,先有草雉出云情报走私做得风生水起的人的照顾,后周防尊成为赤之王,更是无人敢招惹他,再后来青之王教他权谋,谁敢把他往泥里践踏,锥生零自十岁后就没有受过挫折。

他不想做玖兰枢的棋子,所以用尊的力量建立自己的势力,因而招来协会的杀意,低位者很难违逆上位者,因为上位者总有更多的【资源】来抓住你的软肋,掌控你的行为。

锥生零无比痛恨自己小孩子的身份,没有威慑力,他人的出手便肆无忌惮。

见过绿之王后,锥生零确定自己不会怀璧其罪,爽快的将西岛的矿脉图交出来,两年的四处游荡没有白费,西岛的稀有矿物储量占了日本大半,国家将西岛收回掌控的进程加快,那么作为不稳定因素的吸血鬼和猎人协会的老家伙则必然消亡。

人类的总体力量已经超过吸血鬼,哪怕用100人的命换一个吸血鬼,也动摇不了国本。

锥生零只是又加上了一块砝码。

人类不需要吸血鬼的存在,自然也不需要猎人协会的存在。

站在这片土地上就要接受国家的管理,吸血鬼也不能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如果没有付出足够的代价的话。

【——吾等大义毫无阴霾……啧,心机深沉的青之王说出这句话就没有一点羞耻心么?

——锥生,你和伏见君关系倒是不错啊,连他的口头禅都染上了。

——我和他的确是满谈得来的……哼,青之王你这个狡猾的家伙,老是转移话题……

——那也要某人老是中计啊,锥生君,你不能不长大,那么也应该明白,在大义的名分下可以做许多的事,也可以减少很多的麻烦,吠舞罗需要复数的管理者……】

“哼——!”锥生零自嘲,“青之王,你说得对啊,被你教导颇多的我的确更适合【官方】……”

可是即使scepter 4更为轻松,但是我还是只会选择有尊在的吠舞罗,我才不会喜欢抢走尊的青之王呢(别扭)。

“就快了……父母的仇……师傅的仇……”

锥生零低喃,目光平静。

【在权谋这个战场,别让任何人看出你的想法。】

他指尖燃起明艳的红色,烧掉了绯樱闲和戴白色面具的男子的信息。

“一缕……”

 

说一句:锥生零毕竟在10岁之前是接受猎人的教育的,潜意识里肯定是没有把协会想得太坏,结果……

 

第十四章   对付讨厌的人当然要用青之模式!

 

【只有值得尊敬的对手才能够让我如同尊一样坦坦荡荡正面相对,卑劣之人可没有让我战斗的价值——锥生零】

 

“锥生君真是少年有为啊,不愧是京都诸位大人都赏识的人才啊……”

“是啊,听说京都那边很多世家子弟都追随于他呢……”

“不过如此年龄就身居高位始终是靠他的那位养母吧——毕竟是陛下最尊敬的姐姐呢……”

“就是呢……还不知道是什么【养母子】呢~~~”

…………

……

内心龌蹉也就罢了,还在宴会上窃窃私语,蠢的吧。

锥生零内心充分肯定了伏见君对应酬的抱怨,但是面上却是没有任何变化,要是别人说的每一句话都要计较,他还做不做事了!

那些人对他的眼红和嫉妒他从来都不在意,反正他记住了将来再算账。

“哟~~~~零~~~反正这次光明正大的打了协会的脸,我就和征人酱一起去刷协会总部嘛~~~~”

说话像狐狸,笑容像狐狸,心思更是比狐狸还要变化多端,刺头得让历来爱才的军队都只能把他踢出来——川坊阡垣,24岁,是锥生零(11岁时)在去京都前赐予力量的人,现在——西岛的黑道都快被他统一了,十分的知情知趣,让锥生零赐予自己的心腹手下力量并表示自己的势力随便锥生零使用。

“就是嘛~~~零君~~人家这几天都没有杀人的说~~~”

啥面子里子都不要只要杀戮的疯子——皆杀城征人和这位不安分的冒险主义分子一见如故迅速勾搭成奸,搅合在一起了,让锥生零和若叶沙城深感胃痛。

分析了一下此行为的后果,锥生零十分畅快的把这两只放去祸害别人,“记住别死自己人。”

“零,我已经说服了绝大多数的年轻猎人,明天就来报道。”

送走祸害的锥生零转头就看到偕同妻子而来的尹慎贵和。

尹慎贵和,锥生零发展的赤之氏族,年轻一代猎人的偶像,外表清秀、作风亲和、心思谨慎、头脑聪慧的精英,其妻东宫静雅,绿之氏族核心成员,东宫静琰的二姐。

“啊,脱离协会的压榨,他们可以生活的更好。”锥生零和尹慎贵和碰了下杯。

猎人之所以听从协会的命令是因为只有协会总部出产猎人武器,也只有协会总部可以修理猎人武器。

猎人大多数不得好死,能够活到老年的除非自己有足够的积蓄,否则……呵呵~~~

“不过你在中午举办庆祝会,没问题么?”

毕竟吸血鬼才是要被审理局压制的对象。

闻言锥生零挑了一下眉,眼光扫过整个大厅,“不,完全不必要,该知道的都会知道,不知道的都是自己蠢。”

虽然阳光明媚,但毕竟是在室内举办的宴会,眼尖的锥生零已经看见了好几方势力的吸血鬼了,比如原著后面被玖兰枢捅了一剑的蓝堂英的父亲!

当然各自在人类中有一个光鲜的身份——我总有一天要把人口智能管理体系建立起来,叫这些不老不死不做贡献白费资源的吸血鬼无处藏身!

尹慎贵和明白了,与自己的妻子相视一笑,“啊,那么零,这是我妻子给你的到任贺礼。”

锥生零翻开一看,这是……

“啊,太感谢了,我正愁我在黑主学院的人手不够呢。”

他隐约记得,尹慎贵和的妻子毕业后直接进入文化教育省工作。
评论
热度(10)

© 情迷冰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