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零宗周 心之焱 6-11

第六章   初等部的选择

 

两年后

 

“零就进入我的学校的初等部吧~~爸爸很希望儿子女儿跟爸爸在一起啊~~~”

屡次被打击仍不放弃爸爸称呼的黑主灰阎撒娇打滚中。

锥生零面无表情的把录取通知书拍在了书桌上。

“我已经决定去读东京第一中学,这是录取通知书。”

吸血鬼的势力主要纠结在日本西部,因此猎人协会的总部也是位于西部的一个小镇里,而日本的大都会主要位于日本东部,基本是人类的地盘,纯血种和吸血鬼贵族基于最初的契约很少涉足。

一个月前,东京以银行起家的豪门东宫伯爵家次女——12岁的东宫静琰为体验西部乡村的风情而来到黑主学院所在小镇的相邻小城里,郊外游玩被发狂的吸血鬼袭击,被经常四处游荡几天不着家的锥生零救了,看到锥生零美好的皮相(不好相处的性格一点也没有隐藏),任性的大家小姐立马要锥生零到东京陪她读书,动用家族势力将学籍什么的搞定(锥生零表示上流社会的家伙就会走后门并且不知会当事人一声,当初的青之王也是这副德行),不去读都不行。

“零不像是会服从不认识的人的安排的人啊……”

黑主灰阎有些担心。

“我只是看腻了这里的风景罢了……觉得无聊才想外出读书的……”

锥生零的脸色依旧很不耐烦,但是却还是对黑主灰阎做出解释。

“可是零……你太善良了啊……如果你受欺负的话怎么办?”

虽然外表冷漠,表情常年暴躁,但是却总是体贴他人,常常不顾自己……

 

最终黑主灰阎也只能看着自己的孩子离开,内心却突然有些放松……

那是在零来后不久,玖兰枢为了妹妹的安全,来查看锥生一家最后一人,也是被纯血种噬咬的终会堕落成LEVEL E的猎人,锥生零毫不犹豫的用叉子表达了自己的欢迎。

历任最强猎人大多出自于锥生家。

是锥生家被诅咒的双生子。

更是被纯血种咬过的、最终会变成只剩下吸血本能的野兽(尹慎贵和果断用政客的演技骗了协会,也骗了吸血鬼)。

多么好的盾……多么好的棋子啊……

黑主灰阎不了解玖兰枢的思维,但是也感觉到了玖兰枢想利用锥生零。

只是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袖手旁观。

“零,你在笑什么?”

“啊,我只是在想我对理事长真的没法产生愧疚啊。”

东宫静琰看着锥生零根本就不仇大苦深的平静表情,不复刁蛮样,“果然王说的不错呢,内在根本就是成人么,锥生君~~”

少女末尾的颤音撩拨得人心痒痒的,但是这点试探还不被锥生零放在眼里,只要不涉及尊,他一向足够清醒,即使他选择的是狂乱的赤色。

东宫静琰嘟着嘴,绿之力量抵抗着锥生零散发的赤之火焰,“男人如果不绅士一点可不讨女性的喜欢哦~~~”

“那种东西我从来没有缺过。”12岁的锥生零外表已经开始抽条进入少年期。

“你们的王是两年前出现的吧。”

“啧,这么敏感作甚啊。”东宫静琰嘀咕了一句,正了正神情,“再介绍一下,我是绿之王四国院芳华的氏族成员,也是年龄最小的氏族,顺带一提,王现在肉体的名字为白鹭更。”

锥生零的嘴角抽了,在绯樱闲还没有炮灰的前提下,第二个反派就已经被顶替了。

东宫静琰很满意锥生零抽痉的表情。

“再透露一下吧,在海上出现了王原本世界的海市蜃楼,这意味着什么,锥生君是知道的吧?”

先是呆愣,随后狂喜涌上锥生零的心里。

不能再见自己的精神支柱和同伴们,锥生零一度以为自己只能以消灭所有的吸血鬼来度过这无聊的人生……

现在,等报仇后一定要建立一个舒适的环境等尊的来临。

唯一接受王复数的力量赐予,被称为“七王氏族最强”,锥生零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无法报仇,更何况,优姬绝对是玖兰枢的弱点……

基于对玖兰枢的不顺眼(没人会看把自己当棋子的人顺眼),锥生零遵循了“如果你厌恶一个人,就把自己的女儿养歪去祸害他全家”的名言,做出了一个令他日后后悔万分的决定。

他介绍了绿之氏族乃至绿之王和优姬认识,让优姬的三观崩得一塌糊涂。

此时的锥生零还满心的沉淀在有生之年能够再见到尊的喜悦里,也丝毫没有注意东宫静琰诡异的神情。

【果然王说的对……心里有其他男人的男人绝对不是我的良配!】

虽然内容错了,但是东宫静琰的确是避开了和男人抢男朋友的悲剧未来,虽然才12岁,但心高气傲、自小就接受贵族精英教育、内心成熟的东宫静琰的确是看上了锥生零(有点好感),如若不然,她是绝对不会演花痴大小姐的。

【男人都不可靠,我还是应该奔事业。】

东宫静琰会在“类多重精分患者”的演绎道路上越走越远,也越来越没有男人能扛得住她。

多面魔女,只将自己的面具示于人前,不会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真实。

 

 

 

第七章    王与氏族——绿之王

 

一旦被石板选而成王,原本基于血缘而成的亲情观念便会急剧淡化(比如黄金之王、宗像礼司),或者原本就没有什么亲人(比如周防尊),取而代之的是王与氏族之间的强烈牵绊。

而借助于王对氏族的力量赐予,新生的王能够快速的建立自己的势力,氏族本来就是王的私军。

锥生零当初被草雉出云和已成为青之王的宗像礼司联手教育,内定为吠舞罗的下一任实际领导者,或者scepter 4的领导者。

赤之王向来短命,或许成为青之王时,宗像礼司便有了一同赴死的决心,好比伽具都玄和羽张迅。

四国院芳华,现任绿之王,司掌生长与调和,经历长久研究发现,赤之王命中注定最快掉剑,无法避免死亡的命运,无法成为自己心爱之人的最爱,也没能成为最爱他的人,恰于锥生零死亡之时,命令自己的亲信杀了自己。

但是……

“这个世界真的有神啊——”

欧洲教会通过信仰通道能借助到天国的神圣力量(与之相对的有人信仰地狱也可以使用恶魔的力量),每年都有黑暗生物被斩杀,但是力量的使用不能离信仰通道太远,因此黑暗生物纷纷走出欧洲以避开教会的迫害。

而东方古国,几千年前以一人之身守护四方边界的四方神将为制止天地灵气的外泄,以生命和元神为代价将整个中国同世界隔开,独立于另一个次元。

当然修真的速度太慢,赤之王等不起。

石板以灵魂选王,但是往往王的肉体无法承受住王的力量导致达摩克里斯之剑掉落。

四国院芳华深思,想到了白鹭更小时候有过几面之缘的神秘人,基于对生命的敏感性,绿之王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王,锥生零已经来到京都。”

四国院芳华一如往常的温和笑容,“那么安排一下,我明日会去拜访。”

虽是同样的身体,但是白鹭更的笑容里总是带有浓稠如实质的疯狂与绝望,而绿之王则是一股春风,闲适而清雅,“对了,他的好友尹慎贵和与东宫静雅的订婚礼替我送上祝福,还有吸血鬼方面也要继续替他们遮掩。”

“是。”

 

等属下出去后,四国院芳华拿起她最近才完全接受的原属于白鹭更的势力的上报情况。

“玖兰李土吗……”

绿之王皱眉,吸血鬼内部的龌蹉令人看不上眼。

但是……

“我不会让玄的继任者的养子出任何事情。”

自杀前闭关的一年时间,她终于明白无法解决赤之王只能坚持不到十年的命运。

命运是败者的借口,运气是胜者的谦虚。

既然她因缘际会的来到一个有神物流传的世界,她就一定要改变赤之王短命的命运。

石板能够赋予王几乎与神媲美的力量,那么只有神灵才能对抗石板强加在王身上的厄运。

“我需要尽快前往欧洲,就看锥生君能够多快的驾驭我的势力了。”

 

 

第八章   女人多了……就是个灾难啊

 

由于绿之王是女性,所以绿之氏族也大多是女性。

而且是集合了各种性格(不管多怪)、各种才华(不管多偏)的女性。

“好可爱的小孩~~~”

埋胸中~~~

好吧,锥生零的身高是168cm,在12岁的小孩里算高的了,被王的力量改造过的身体素质仅次于王。

但是!悲剧就悲剧在女方身高一米八,就算依照锥生零17岁时181cm的标准,对方穿个高跟鞋就能俯视他。

锥生零竭力维持礼貌,不能发火,这些女性毕竟以后都是他的力量和得力手下,而且女性是要精心爱护的,恩,这是那个谁谁谁说的……

绿之王微笑的看着自己氏族的核心成员与锥生零相亲相爱的场面,与旁边最年长的也是属于少数派的男性的国彦嵰(qin)忍(政治世家长子,将来的首相,现任的外交部高官)谈话。

“王,几日后首相要启程前往法国进行外交访问,我也在随行人员名单中,恰好可以为您做好准备工作。”

“国彦,你果然是一个能够让人信服的男人啊。”

绿之王平和的说道。

除了一心一意热爱王的氏族成员之外,她始终认为,如国彦这样能够冷静看待王的存在的人也是王所必须的。

喜怒不形于色是从政人员的必要素质。

国彦嵰忍不露声色的推了下眼镜,“我们很早以前就想把西部的九州收回国家的控制,但是阴阳师的能力和数量上都无法完全驱除吸血鬼们,只能把他们限制在九州岛上,王的到来是我们的希望。”

绿之王微笑,能够迅速的进入国家权力中心,王对氏族的力量赐予功不可没,就比如天皇一脉尽数为黄金氏族。

绿之王和未来首相,诸多言语尽在不语中。

这个有许多非人种族的世界,非常欢迎王的存在。

“虽然我的力量对于半生半死的吸血鬼有克制的作用,但是”

“属性炽热和爆裂的赤之力量才是消灭异族最好的方法。”

国彦嵰忍沉默半响,“王您真的很看中锥生君啊。”

“既然如此,我就全力协助锥生君吧,将吸血鬼彻底压制!”

 

 

“谢谢。”

被国彦嵰忍救出贼窝的锥生零别别扭扭的道了谢。

国彦嵰忍忍不住笑到,因为相貌端正,他小时候也没少被年长女性“关爱”。

“很辛苦吧,明明已经成年已久,偏偏又要从十岁重新开始。”

锥生零老实回答,“的确很麻烦,小孩的身体太柔弱了。”

“不过没有变成吸血鬼也是好事一件,不然锥生君还没有办法来京都这边呢。”

语气诚恳真挚,让人不由得顿生好感。

不愧是外交官出身。

“请问可以帮我安排飞机吗,我想去看下玖兰李土这个疯子的巢穴。”顺便看看能做什么手脚。

“可以,我们才刚刚把飞机用于民用呢。”

 

锥生零通过绿之王(白鹭更)的势力和受过特种兵训练的潜行技能进入了玖兰李土的封印之地。

结界依旧很结实,但是也阻拦了其他人伤害他的可能性。

仗着绿之王隐藏生物体波动的力量,锥生零大大方方的看了够。

【大约可以支持4、5年,不过这是保险估计,元老院想利用纯血种的心也不会磨灭,真是讽刺啊……协会残害着猎人,元老院迫害纯血种……】

查看完的锥生零转身离开,然后和玖兰枢在拐角处面对面的碰个正着,双方都有意的使用了独特的隐藏气息的方法。

【怎么办】

锥生零看见了玖兰枢呆滞的表情,也在玖兰枢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傻样。

 

另一边,同样隐藏了生命气息的的绿之氏族——带着被玖兰李土用于献祭的还是婴儿的【玖兰枢】的灵魂正在返程中

 

PS:王直接赋予力量给核心氏族,而核心氏族可以发展外围成员,而锥生零因为是被多次赐予力量的核心氏族,所以由他发展的中低氏族成员都比较强大。

 

 

 

第九章   青之王(模式)还是很好用的

 

【当面对一个自己hold不住的人怎么办?

——201X.X.XX——匿名发——

请找出熟人中你认为绝对hold住的人,开三阶模拟吧亲。

——201X.X.XX——无限好有爱,三无是萌物发——】

青之王!!!

锥生零一挑眉,露出谦逊有礼的笑容,眼神却是嚣张的没话说。

“哦呀~~~玖兰君是来看自己的主人的吗?”(用敬语)

并且说话专戳别人的痛处。

锥生零努力的回忆青之王叫自己恨得牙痒的地方,十分愉悦的施加在自己讨厌的人的身上。

这个时候锥生零无比感谢自己和青之王斗智斗勇的岁月。

玖兰枢的眼神很复杂(锥生零就没有看过玖兰枢的眼神单纯过)。

“看来锥生君的秘密很多啊。”

“这么会呢,玖兰君才实在是不像个纯血种的幼崽啊。”

锥生零的皮相本就精致清冷,再加上银发紫眸能够同时显示圣洁和魔魅,只需微微弯起嘴角便能让人无法移开眼睛。

就第一眼印象而言,锥生零实在不是吠舞罗的型,比较适合scepter 4。

深刻体验过青之王敬语和礼节之下那高高在上的傲慢的锥生零,“看来我们都是那种死不了的怪物啊……玖兰君。”反正自己不是吸血鬼了,在自嘲上放开些也没有什么。

玖兰枢深感自己看走眼了。

“锥生君真是自谦了,为了报仇连自己所归属的协会也一并纳入的决绝真是令人不可小觑。”

但是玖兰枢依旧是几千年前统治吸血鬼、确立玖兰家王位的君主。

面对他不能有一丝的破绽!

否则……还真的只能做棋子啊……

锥生零的眼神暗了暗,“哎呀——被看出来了啊。”

他笑得无所谓(脸都快抽了有木有),“那么你小心了哦,别让那个疯子碰坏了你的珍宝。”

他在优姬心里一直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在玖兰枢这种妹控眼里是非常碍眼又不能动手除掉的存在。

出乎锥生零意料的,玖兰枢并没有生气。

“谢谢锥生君的提醒。”

笑容绅士的十分欠抽。

【原著里不是我一提起优姬,身为哥哥兼伴侣、对优姬独占欲变态的玖兰枢就异常刻薄的践踏我的自尊的吗】

想不通的问题锥生零就不去想,“啊,玖兰君好自保重吧,我的人已经在等我了。”

 

**************************K的世界*********************

锥生零在不停的腹诽青之王的同时,堪称史上最不负责任兼最不靠谱的王——阿道夫·K·威斯曼正在青赤双王的联手镇压下玩命的研究石板的穿越时空的功能。

白银之王抹泪中——人家和小黑的密月旅行都没啦!!!!

宗像礼司觉得十分有趣,“白银之王阁下,您觉得黑狗会和一个2米1的男人度蜜月吗?”

这句话正中威兹曼的痛脚。

呜呜呜~~~~~~neko说的没错,青之王就是个眼睛BOSS!!好鬼畜好讨厌呜呜呜~~~~~~

崩溃的威兹曼实在像是一只无害的小动物——忽略那个身高的话。

刚刚打了个盹醒来的赤之王其实是一个对小动物和弱者很有爱心的人。

“……喂宗像啊……”懒散的嗓音性感到不行,“别那么着急,我是不会迁怒到你身上的啊……”

所以就别欺负小动物了。

周防尊的眼神很诚恳的表达了这个意思。

宗像礼司那冰冷的气势缓和下来,亲昵的和周防尊交换了一个吻。

“不再睡一下,昨晚可是累坏了呢,周防?”

对着自己险些失去的恋人(终于公之于众了),宗像礼司总有更加甜蜜的柔情……以及更加恐怖的占有欲!-_-|||

【居然用眼泪向周防求情……嘛白银之王阁下,下次该怎么死呢?】

威兹曼汗毛倒立,【怎么有种不祥的感觉——呜呜呜小黑求爱妻便当啊啊啊啊~~~~~!!!!】

 

 

第十章   一晃又三年

 

锥生零已满15岁,踩着众多崇拜者的眼泪毕业了。

“啊拉~~~~明明零君都经常翘课的说,怎么还那么的受欢迎啊,难道真的是太少露面,增加了神秘感吗,呐我们的高岭之花?”

吊儿郎当、一张拉尽仇恨值的欠抽嘴——皆杀城征人,不愧是把社交和察言观色的点数全部改在了剑技之上的猛人,也是锥生零最看重的战斗力,理所当然的是赤之力量的适格者。

在锥生零发火之前,若叶沙城(若叶沙赖之堂兄,属于本家)急忙和稀泥,从认识开始他就一直帮征人收拾烂摊子,“锥生君很有男人的帅气呢,一点也不女气,征人你至少要对自己追随的主君留点口德。”

看着若叶沙城那张不知为何让人发不起火的朴实的脸,锥生零明确表示自己不介意,“若叶不必自责,我是不会生一个只能以眼罩绷带和长刘海遮挡自己艳丽无双(重音)的脸的人的气的。”

【这两个嘴巴不饶人的君臣,明明就是把互损当做增进感情的方式了么。】

若叶沙城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锥生零和皆杀城征人觉得感情交流已经足够了之后,“你们准备一下吧,跟我一起就读黑主学院的的高等部。”

若叶沙城神色一正,“我们……是要做明面上的诱饵吗……好吧我问了个蠢问题……那么锥生君你是想坑谁…吧……”

锥生零但笑不语。

除了那帮吸血鬼还有谁。

玖兰枢你不是想抓住我的弱点,这三年不停的指使附属于吸血鬼的人类势力和拐弯抹角的诱使敌人来试探我吗,这次我保证膈应死你。

虽然教会的德行让人鄙视,但是火刑的确是消灭黑暗生物的最佳选择。

 

********************K年代表*************************

公元1945年12月,石板选出白银之王阿道夫·K·威兹曼。

公元1946年,石板选出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日-本-政-府-借此有了新的野-心,想控制黄金之王,同年,美国获得友善类的外星人的友谊,秘-密-建立-联-盟,欧洲开始【英灵的转生】,中华最后的修真地【里蜀国】封印开始松动,其幻影倒立于整个四川盆地的天空,【神秘】重回被科技统治的世界,文明进步加速。

公元1948年,日本高层斗争结束,黄金之王成为实际的统治者,开始实行和平路线,各国正式承认【里世界】,不再将王、复生的英灵、修真者,外星人当做异类。

世界开始漫长的和平岁月。

公元2000年,赤之王伽具都玄王权爆发,造成伽具都大坑和青之王羽张迅的死亡。

公元2003年,周防尊17岁,捡到10岁的锥生零。

公元2005年,19岁的周防尊成为赤之王,同年吠舞罗成立。

公元2007年,21岁的宗像礼司成为青之王,同年重组scepter 4。

公元2010年,17岁的锥生零代替赤之王去死,赤之王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恢复原状。

公元2013年,白银之王初步建立异时空体系,又一次不知好坏的革命来临。

********************以上全是瞎编*******************

 

黑主学院又一次的新生入学。

谁都不会想到这一届的新生会出现那么多的大人物。

硬件设施砸下大笔金钱的黑主学院引来了许多的中产阶级甚至上层人士的子女,至少若叶沙城就给锥生零指出了好几个议员和官僚的子女。

就算是只有脸和剑技可看的皆杀城征人都看出了问题,“这学院的理事长是不是有病啊,万一吸血鬼伤着这些权贵子弟,他有什么资本可以去摆平?”

让一群懵懂无知的小绵羊和披着优雅外皮的吸血怪物近距离生活,真是……至少也要像他们这种有自保能力的才行啊……

锥生零老早就对黑主灰阎的大脑回路表示过惊叹了,“大概理想让他失去理智了吧。”

“所以锥生君才让我们两个跟来啊,也有保护这些学生的意思呢,毕竟不能让他们作为无知的牺牲品呢。”善于发现人性闪光点的若叶沙城说道。

锥生零表示他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得了吧,我对于保护一群因为美丽外表就轻易原谅让自己陷入危险的人的小孩没什么兴趣。”

是啊,都不想想,万一自己出了意外,哪怕是受了皮外伤,父母和亲人都该怎样的伤心啊……

果然爱是最容易让人做蠢事的感情。

明显的,若叶沙城认为锥生零太不坦率了,转而对皆杀城征人,“征人,我知道你喜欢与强者战斗,但是在锥生君指定目标前拜托你就先克制住自己的欲望,行吗?”

“切……”征人闭上眼假寐。

白天的日间部的开学典礼在锥生零迎来愈发傲娇暴力的黑主优姬的拳头下结束(绿之氏族在潜移默化人方面的确是无人能及,若叶沙赖的本家就是绿之氏族的一员)。

——零太过分了!!!回来也没有和我提前说!!!!

——怪力女

——哦~~~原来零君还有这样的烂桃花啊~~~

——……不、按照锥生君的心理年龄来说,最多只能算是妹妹

 

 

第十一章   皆杀城

 

锥生零和若叶沙城是以并列第一的成绩进入黑主学院的优等生。

不过符合传统优等生形象的只有若叶沙城一人。

外套从来是敞开,里面的衬衣也是只扣中间的两颗扣子,隐隐显露吠舞罗红色印记的边缘,左耳耳骨上打了三个耳孔,戴着掺杂了铂金的赤色火鸟型耳饰。

锥生零银发紫眼的外表虽精致气场却很强大,压迫得老师完全不敢就着装问题发表意见。

好吧,锥生零的问题其实也不大,回头率三百的是皆杀城征人,跟锥生零一样的不好好穿校服也就算了,黑色的眼罩遮住右眼,白色的绷带缠绕下半节的脸,只露出鼻孔和嘴。

肩任最好班级重担的班主任终于鼓起了勇气。

“这位同学……好歹让同班同学看一下你的真实相貌吧……”

被皆杀城征人那只要不刻意隐藏就会散发出强劲杀意的两眼一扫,班主任马上就没志气的改口。

恰逢皆杀城征人的心情不错,“哦哦~~~就给你们饱饱眼福吧。”

艳丽无双的此世最美容颜,直接挑动人内心深处的罪恶欲望。

最特殊的大概是右眼散发金色光芒的虹彩吧。

 

 

皆杀城征人淡定的重新遮住自己的脸,啧,真没意思,只有零君一人啊,毫不犹豫的就想劈了这张脸(抖S都有抖M的一面吧)。

来不及阻止的若叶沙城欲哭无泪的看着锥生零。

吸血鬼是个以美貌和不老著称的种族,也极容易被美色所诱惑。

自以为强大的蠢货会源源不断把自己的命送到喜爱虐杀强者的皆杀城征人的剑下。

虽然锥生零自个儿也倨傲不逊,但是这样子的手下就令人头痛了。

当众人从梦幻里醒来时那粉红的面颊让锥生零想直接撬开他们的脑袋,美色哪有自己的命重要?

皆杀城一族可是修习杀人剑、用强者的鲜血浇灌剑魂的人啊。

 

 

但是聪明人还是有的,比如已经拿到锥生零身边二人资料的玖兰枢。

一条拓麻看着玖兰枢不断用黑色的骑士棋子轻敲棋盘,“枢,京都方面已经很久没有过问西岛(即九州岛)了,这次难道是想撕毁和平协议?”

“……西岛和这里的人类只是当初被这个国家壮士断腕抛弃的东西罢了,现在为了增强国力想拿回来哪有这么容易?”

“锥生零啊,真是出乎人意料的,比起直接杀害父母的仇人,更恨出卖自己父母以获取利益的协会高层。”

猎人协会垄断着能够杀害吸血鬼的武器来源,所以才得到了西岛的资源倾斜,所以锥生零毫不犹豫的和京都联合,大挖协会的墙角(中下层猎人很多看不惯高层的妥协甚至和吸血鬼元老院牵扯很深的情况)……

真是漂亮,玖兰枢彷佛可以看见锥生零的冷笑,大脑微微兴奋起来。

——既然你们这些高层为了保证协会的超然地位而不择手段,那么我便毁了你们视若珍宝的根基!!!

当你们不再是唯一可以制衡拥有强大力量的吸血鬼的势力、失去地位和权势时会露出怎样的丑陋面貌……真是想想就开心啊。

 

 

就如玖兰枢所想,锥生零的确是十分开心,【果然青之王说的也没错,给自己厌恶的人添堵闹心是一项愉悦身心的活动啊】

此时的锥生零并没有想到,玖兰枢竟是如此了解自己,毕竟看穿算计谋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自己的心情也被人看穿就真心要命了,这意味着你在看穿你的人的心中处于及其重要的位置(别管是什么意义上的重要)。

 

继白天日间部的入学仪式后,夜间部的入学仪式是晚上在夜之寮以晚会形式召开,之后的一周是学院祭的准备时间(一年两次,一次开学,一次期中考试后),夜间部的学生则借此搬运日常物品。

锥生零以3个为非作歹却因没有证据而无法被协会纳入猎杀名单的贵族之血向这群要和小绵羊一起生活的吸血鬼们表达了庆贺。

锥生零(瞪)——皆杀城都是你惹的烂桃花!

皆杀城征人(委屈)——明明零君也杀得很起兴的说~~~~

若叶沙城(无奈)——你们都不困吗……明明我是芳华大人的氏族,没有战斗力的废材一个,为什么也要跟你们一起去猎杀吸血鬼啊……

他们几个十分高调的在宰了对方后把罪证发的到处都是,至于先杀后查证有没有无辜者……呵呵……你当为什么随侍玖兰枢周围的都是十几岁的新生贵族吸血鬼……因为只有他们还算是“干净”的了

当然,协会怎样的闹腾也不管他们的事了,早在协会想抓住锥生零研究他的时候就没了任何的感情——哪怕锥生零依旧以猎杀吸血鬼为己任。

 

PS:枢零二人虽然没有见面但是交锋已久啊,按照原著的话,我认为枢零是一定虐到死的,呵呵,至少如果有人敢说我是低贱的什么什么…………就算不是仇人,我也绝不会对那人有任何的好感,任何一个心理正常的人都有自尊和骄傲的底线,这并不是所谓的爱能够解决的,彼此伤害过于严重,相忘于江湖就是最好的选择,再在一起绝无可能。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观点,我也不排斥看下那些爱高于一切、爱可以治愈任何伤害的文,虽然我认为那是在放屁。
评论
热度(19)

© 情迷冰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