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零宗周 心之焱 1-5

  • 所求只是你的幸福

 

锥生零赶到周防尊和宗像礼司那里的时候,达摩克里斯之剑已经有了坠落的迹象。

周防尊脸上再现的轻松笑容深深的刺痛了锥生零的眼球

我怎么能让你死呢,带领我走出黑暗的养育者!!!

“青之王!”锥生零叫住陷入即将杀死心爱之人的悲痛情绪的宗像礼司,“禁锢住尊!”

历来跟锥生零看不顺眼的宗像礼司却是立刻照做。

周防尊气的肺都要炸了,“零,我不是叫你安心在国外学习的吗?!”

但是被禁锢住的他却是眼睁睁的看着锥生零咬上自己的脖子

“呃……”

鲜血大量的流失,体内暴乱失控的力量也找到了宣泄的地方,那象征着混乱破坏的火焰……

会杀死锥生零!

“宗像,可恶!”周防尊十分的懊恼,他从来不接受一命来换一命的做法,所以才会在一年前让锥生零留学,“放开我啊!!“

周防尊的呐喊并没有减缓力量的流失,锥生零充耳不闻。

呐……尊

他闭上眼,眼泪不自觉的留下,破坏的火焰在体内不断的四处冲撞。

你以前就是一直忍受着这样的痛苦吗?

全身的神经一刻也不能得到安眠,永久的被力量拉扯、灼烧。

达摩克里斯之剑破碎的部分缓慢的进行着修复

**************回忆的分界线*************

10岁的锥生零经历了父母被纯血种杀害、自己被纯血种咬了、双胞胎弟弟欢天喜地的跟杀父仇人跑了的三重打击,终于悲愤的晕了。

醒来后就在另一个世界了。

没有吸血鬼的世界

没有可以仇恨的对象的世界……

小小的锥生零卷起身体。

为什么自己还活着……

 

“哟,king,这里有个小孩呢O(∩_∩)O~~”

“都说了不要叫我king,啧。”懒散的回答。

锥生零睁开眼,看见了耀眼的赤色。

就如同……从父母撕碎的身体里流出的血一样……

“啧。”面对别人的攻击向来就是反击回去的周防尊面对哭泣小兽的厮打却没有不悦。

他一手提起锥生零的脖子,一手把草莓牛奶浇在了锥生零的头上

…………

……

十束的笑脸僵住了。

“小鬼,冷静点没?”周防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变化表情什么的好麻烦啊”

锥生零愣愣的看着周防尊……然后哭的更大声

十束很想捂脸,“尊……如果不是挑衅,一般人是不会往别人脸上倒牛奶的,太不礼貌了。”

“啊”周防尊无所谓的回答了一声(完全没有听进去),抱起了哭的稀里哗啦的锥生零,“小鬼,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不过想哭就哭吧。”

锥生零又重新获得了家人。

**************回忆结束哦亲*************

周防尊已经因为失血过多陷入昏迷,但是赤色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也回复原状。

锥生零躺在地上,体内的疼痛已使他恨不得立刻去死,但是他依旧哆嗦着拿出个人终端,开始录音。

“尊……”

他不允许任何人阻挡尊的幸福,哪怕是自己。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就算是死去也会回到原本的世界……”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宗像礼司的确能够给尊幸福,所以不能让自己的死成为两人之间的隔阂。

“以后通过石板来到我的世界吧……如果想报恩的话……”

锥生零安静的等着赤色的火焰将自己燃烧殆尽。

“当然青之王要来我也是会欢迎的……”

“我啊……其实早就承认了青之王做你的伴侣了呢……只是不甘心……家人就被那样恶劣的家伙抢走了……”

几年后,锥生零简直想抽死自己,尊来看他也就是了,碍眼的青之王来干什么!我可以撤回自己的遗言吗我擦啊!

……我真的只是说说而已(简称忽悠)。

 

 

  • 要死第二次吗?

 

锥生零茫然的睁眼,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啊。

然后他看见自己父母“新鲜”的尸体,再看看自己的小手……

他还得再长一回。

在锥生零成为周防尊养子(这证明了草雉出云此人人脉强大,当年周防尊17岁,高等2年级)的时候,也不止一次的假想,若自己回到原来的世界会做什么,若自己没有遇到尊会如何报仇……

当然在知道《吸血鬼骑士》这部漫画时(K的世界漫画很多,毕竟虚拟网络很发达),锥生零表示自己啥都不敢想了。

被软妹子坑得满脸是血啊,那么容易放下对吸血鬼仇恨的人才不是自己!

而且他的审美标准明明是武力值与自尊心爆表的强势美女。

锥生零常在论坛混,关于各种情节分析尤其是自己父母的死因分析看得非常仔细,若他想真正报仇绝不是只杀死绯樱闲就算完了的。

“纯血种……协会……我一个都不会放过”锥生零握紧双拳,然后……

燃起了炽热的火焰……

锥生零瞪大了眼睛,难道——

等下,尊的血!

锥生零倒在雪地里,死之前吸取的赤王之血裹挟着强大的毁灭之炎疯狂的在体内乱串。

锥生零欲哭无泪,自己难道还得再死一次不成?

剧烈的疼痛下,锥生零终于自我保护的昏了过去。

 

第三章   毁灭一个种族不是一个人能干的事

 

曾经锥生零以为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是夸张的比喻,又不是骨折,发出什么声音?

现在锥生零就在咯吱咯吱,形如僵尸。

黑主灰阎和优姬在旁边似笑非笑让人憋屈。

真可爱~~~~

带着围裙,拿着汤勺的黑主灰阎眼睛kirakira的

10岁的小男孩四肢僵硬,如同木头人一样的行走,眼神委屈又倔强,紧闭双唇……

终于忍不住扑上去

“以后你就是爸爸我的儿子了~~~~~”

这波浪线真是销魂。

锥生零皱皱眉头,没法躲开。

“想要儿子自己去生,现在就慌着抢别人的儿子,你是想带着童*贞进坟墓吗?”

黑主灰阎膝盖中箭表示很痛。

锥生零长年累月与青之王这个鬼畜抖S唇枪舌剑练就的毒舌威力不容小觑。

“优姬~~~~~爸爸好伤心~~~~”

优姬慌不迭的安慰抱头大哭的黑主灰阎。

爱装相,锥生零翻翻白眼。

一句话KO了黑主灰阎。

“看在你这么急着把自己嫁出去的份上,需不需要我帮你和我师父牵线?”

黑主灰阎HP归零。

看都不看黑主灰阎,锥生零转而望向黑主优姬,将来的玖兰优姬……一个十分单纯并且总是潜意识以善良干涉他人的女孩。

“优姬,以后我们要一起生活了,所以你可以不用太听这个白痴的话。”

“恩,零。”

锥生零看着懵懵懂懂的优姬,明显的说话快过大脑。

【真是神奇,玖兰枢到底爱不爱玖兰优姬呢,若真爱,哪里会只给予无微不至的保护,而不让她自己变强,毕竟不管再坚固的温室也总有破碎的一天啊?】

10岁了还如此不知世事,锥生零想象一下真10岁的自己被黑主灰阎收养之后……

还是算了吧,黑主灰阎绝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自己不想接受世事险恶、人心叵测,也阻止孩子成长……

锥生零想起了论坛上对于黑主灰阎的评价——【其虽是最强猎人,但却没有与其力量相匹配的强大心灵,所以如此轻易的为纯血种所迷惑,更改自己的主张,说到底只是一个意志力薄弱的弱者,为人更是感情用事,暗恋上优姬的母亲后在立场上更贴近吸血鬼而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类,毕竟任何一个智商正常、有责任感的人都不会让学生毫不知情的生活在吸血鬼的獠牙下,两个风纪委员要在一大群吸血鬼的眼皮子底下保护毫不知情的全校学生,你是在用一大群学生的命完成你的理想,但是恐怕黑主灰阎你没有丝毫愧疚吧,连你的好友们也比不上你心爱女人的女儿吧,明知锥生零痛恨纯血种,迟早会渴求鲜血,依旧放任优姬温暖锥生零,加深羁绊,虽然你不像玖兰枢处心积虑的让锥生零为玖兰优姬牺牲,但是你下意识做的事却是保全你心上人的女儿,将锥生零推上绝路,既要好名声,又要锥生零的自愿牺牲,一面说着要阻止锥生零堕落成LEVEL E,一面却是有意让痛恨纯血种的锥生零保护纯血种的玖兰优姬,自我感觉良好的渣男、人奸!】

锥生零微微勾起嘴角,既然黑主灰阎你能够在原本轨迹里对我进行优姬是最重要的洗脑,那么我也可以将优姬培养成独立自主、与她母亲完全不一样的人,黑主灰阎,你想看到再一个玖兰树理的愿望注定破灭。

 

第四章   毁灭一个种族不是一个人能干的事续

 

黑主灰阎这个最强猎人现如今只能萎缩在学院里,是有原因的,协会不是没有所谓的“鸽派”,但即便是“鸽派”,他们的利益重心依旧是人类而不是吸血鬼,所以协会大部分的人都无法继续容忍一个立场上偏向于吸血鬼的最强猎人,不止是那肮脏的高层,也包括不少身负血仇的中下层猎人,这点很容易推理出来,因为黑主灰阎从来没有掩饰过他的思想,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很抱歉啊,黑主灰阎即使你待我可能有部分真心,但是我绝不会真正接纳你,既然当初袖手旁观,就要有承担的觉悟,再多的愧疚也挽不回我父母的生命。】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和言语的试探,以及自从成为赤王的氏族而大幅度提高敏感度的五识配上第二学位的心理学理论,锥生零很遗憾的发现,论坛上的剖析居然是真的,黑主灰阎的确是有意识到纯血种将对自己父母下手,但是却下意识的忽略了,看来玖兰树理真的是从根本上改变了你啊,黑主灰阎。

锥生家世代都是猎人,猎杀的吸血鬼无数,结下的仇恨也是数不清的,10岁的自己只能活在最强猎人的庇护下,而要影响一个孩子真是太容易了,锥生零越分析心越冷,自己的师傅虽然也很强大,但是总不能在做任务的时候也带着自己吧……

如果自己不让玖兰优姬成为自己的弱点,成为自己最重要的人……

【“锥生零,我建议你大学选政治学和心理学,虽然你看上去更喜欢吠舞罗那种一根筋的生活方式,但是赤王的集团中总要有草雉出云那样处理利益纠葛的人,毕竟你想自己对周防更有用吧。”

“……好,通知书给我吧,青之王,我相信你已经把我学籍定了吧。”

“哦呀,我还以为你会反抗呢,毕竟赤组最讨厌自己的道路被别人所决定。”

“哼,我只是相信你不会对尊不利罢了,还有别想乘着我读书的时候接近尊!”

“哦~~~~这样啊,那你要不要进特种部队变得更强?打架斗殴和杀人制敌可是两回事。”

“……你不会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呵,我以为你已经断奶了呢”

这个鬼畜抖S】

“那个时候我真是太傻了,居然认为青之王代表着理性和秩序……”就真的被青之王转了空子把尊吃干抹净了我了个去。

优姬没有听清楚锥生零的喃喃自语,“零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优姬,孤儿院可不好玩,你还要和我一起去吗?”

“恩,”优姬大大的眼睛里水光琳琳,“一样都是孤儿,被收养的我已经很幸福了呢。”

“所以我想去帮他们做些什么。”

小孩子不知世间还有嫉恨这一说法,黑主灰阎果然是一个好的保护者人选,但不是一个合格的教育者。

已经10岁了啊优姬,出家门的次数都很少,黑主灰阎那不自觉的私心真是让锥生零无语,他从八岁就开始摸枪了好吧。

怪不得黑主灰阎能和玖兰一家混在一起,脑波太接近了。

锥生零和优姬手牵手的行走在小巷子里,看起来真是青梅竹马,不过锥生零倒有了当父兄的感觉。

【怪不得那么多男男女女喜欢萝莉,所以出云才让我穿了两年女装的吗?】

锥生零始终学了周防尊某些小节上的大大咧咧,对于被出云强制穿女装的事情倒是没有什么尴尬的,或者说,赤之王强大的是没常识和平常心?

让优姬和孤儿院里的女生一起去玩,锥生零十分满意自己的计划,至于黑主灰阎,也是没有理由阻拦自己去看望和自己一样被吸血鬼灭族的孤儿的。

锥生零一开始就觉察到了,黑主优姬十分渴望同龄的玩伴,这样也好,至少优姬为看了和同龄人玩到一起,不会开口就是吸血鬼和人类的和平共处。

“你带了勘测吸血鬼的仪器吧?”语气十分的肯定。

被纯血种咬了的锥生族后人,协会肯定是放了不少的人盯着他的。

“呵。怎样?”

同样和吸血鬼有着血仇的20岁猎人尹慎贵和神色莫明的看着眼前完全不像10岁小孩的锥生零。

“的确不是吸血鬼。”

“侵蚀只能从高等向低等传递,而不能逆行。”

锥生零淡淡的说道。

“我喝了‘幻想乡之酒’,得到这个等级高于吸血鬼的能力。”

美丽、蛊惑人心的赤金之焱,从锥生零手上燃起,散发着强大的危险魅力。

“吸血鬼因子已经臣服于它。”

那么,“你愿意和我一起完成猎人的使命吗,将所有的吸血鬼埋葬在历史里。”

PS:幻想乡,为教会迫害的亚瑟王和梅林带领精灵、兽人、妖精等大多数魔法生物达到的庇护所,由强大的结界守护,必须有梅林领路,亚瑟王的誓约胜利之剑才能进入,为没有伤害、黑暗、欺骗的乌托邦,四季如春、物产丰饶,幻想乡之酒也就是精灵和妖精酿造的酒,具有神奇的魔法效果,后来被神化。

 

第五章   无题

 

“优姬你很开心?”

“恩,今天认识了很多朋友!”

“不过……”优姬又有些犹豫,“为什么他们都不喜欢爸爸呢?”

“大概是因为理事长作为一个猎人,却不把人类的利益放在首位,而是更偏向于吸血鬼吧,理事长的理念对于我们这种被吸血鬼杀死所有亲人的人的确是太刺耳了。”

“可是我害怕他们知道了我是爸爸的养女会不理我……”优姬显得很忧郁,她十分感激理事长收养她,却也不希望失去朋友。

“啊……那么你还是坦白的好,毕竟朋友之间是容不得欺骗的,但是你也可以说自己也要当猎人来杀死害人的吸血鬼,毕竟你也不喜欢有人败坏你枢哥哥的名声吧?”

锥生零随意的一句话羞红了女孩的脸,女孩充满活力的大声反驳,“枢哥哥只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他是高贵的纯血种……”

说到后来,优姬的声音低落下去。

【话说回来,好像玖兰枢是从优姬刚出生时就爱上优姬的吧,那岂不是变态的恋婴癖!】

锥生零一面脑补一面安慰优姬,却没有想到从孤儿院出来就被一个女人盯上了。

“赤之王的氏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而且是这么强大的火焰,非王权者怎么可能容纳的了(liao)?”

女人的低语却没有任何的恶意,相反,透露出十足的怀恋,“赤王啊……”

这是一个有白金色长发和碧绿色眼睛的美丽女子。

【那美丽的赤色火焰,已经好久不见了呐……】

 

 

尹慎贵和同时是一名棋士,也是帝都大学的学生,强大的能力让他得以手刃当初杀死自己妹妹的吸血鬼,对吸血鬼的仇恨也没法消失,但是超出一般人的智商也让他知道,协会高层是不会希望吸血鬼灭亡的,所以他必须冷静的找寻机会,将吸血鬼灭族,他已经看了太多的悲剧,也没有什么耐心去鉴别吸血鬼有没有害人。

他突然想抽烟,虽然因为在形象上偏向于儒雅的学者,他并不常抽烟。

【“如果有愿意从医院里买血的‘文明人’,我不介意留下,但是依旧想直接吸血的就烧掉不用多说。”】

一个响指,烟点着了。

“让我看看你能够走多远啊,锥生零。”

无数堪称伟大的猎人、统一了信仰的教廷,都无法让这黑暗消失……

【“那就他们无法见光,没有奢侈的生活、巨大的财富,谁会去羡慕吸血鬼,谁会去为吸血鬼做事?”】

【“没有那层光鲜美丽的外皮,吸血鬼敢称自己是高贵的种族?”】

冷漠而残忍。

真是嗜血的白蔷薇啊。

【“帝国大学,国家未来掌权者的摇篮,你走上层路线和适合。”】

【“父母惨遭杀害,自己也被纯血种所咬,注定会变成LEVEL E,我有足够的理由堕落不是吗?”】

【“三教九流,阴影之下的部分我来负责。”】

“连对自己也很残忍啊……”

 

“啊~~~爸爸好高兴~~~~~零真是一个会照顾人的哥哥啊~~~~~~”

满心沉溺在家庭游戏里的黑主灰阎又在发疯了。

锥生零真心受不了除了赤之氏族之外的人的亲昵动作,“优姬需要朋友,你是男人当然不知道小女孩的心思。”

“哈哈~~~那零怎么知道优姬的心思呢~~~”

“……一缕的心很敏感……”总是认为自己最惨、全世界都对不起他的熊孩子弟弟,他要是不好好调-教一下真是当不起一缕的哥哥。

黑主灰阎赶紧转移话题,“这样我就放心了,优姬和零相处得很好,爸爸很高兴呢~~~”

“……饭糊了。”

评论(1)
热度(17)

© 情迷冰山 | Powered by LOFTER